妻子的秘密

时间:2020-04-13 09:31:27


我未来的岳父,我其实不是很喜欢他。我刚上了女友后不久,女友就欢天喜地的告诉家里她现在找了个男朋友,还说要我选一张照片让她寄回去。据说见过照片后岳母觉得还不错,岳父却坚持要亲自见一见人,顺便看看女儿,于是就亲自来了。
  见岳父之前女友又让我熟悉背景资料。女友说她爸爸人很聪明,只不过小时候因为被打入黑五类没有得到很好的教育,但凭着自己的努力,从工人到车间主任到经理,退下来前也做到了什么知名企业的第三把手还是第四把手。
  见面的时候女友的父亲和我大谈特谈其辉煌经历和对人生的感悟,又从电视剧《大宅门》谈到买股票,女友挽着岳父的胳膊满脸崇敬,我也做必恭必敬洗耳恭听状聆听老人家的教诲,后来据说老人家给我的评论是四个字:孺子可教。
  什么孺子可教,谁比谁傻。
  我不喜欢我岳父是有理由的。老人家要摆老人家的样子,这一点我理解,但他太市侩(后来见过岳母大人才知道他市侩是因为娶了个更市侩的无锡老婆),更重要的是,我感觉我们在交流的层次上有差异,而且还不小。
  在与女友恩爱的时候我一直没有想过我要面对的社会关系,突然之间我必须想:如果这个人成了我岳父,我会怎么样?这完全超越了我的预期。这样的不知所措使我那时的思想极为混乱,这也可能是为什么我在那时候总是怪念头不断,而且也做了不少荒唐事的一个原因吧。当然荒唐事的另一个起因还来于之前说过的女友的处女问题,这里不用多说了。
  足以说明当年荒唐的一点就是在小姨子面前表演活春宫后,我时常提起这件事情,问她当时是不是很紧张也很兴奋,还说我们会不会有把coco吵醒了。
  每次提起这件事总是好象是按下一个兴奋的开关,她总是湿得一塌糊涂,我想,她就当这是个象医生和淫荡病人的一个新的游戏,而没有想到自己的妹妹真的醒着。
  为了营造类似的紧张气氛,我会说把窗帘拉开吧,或者把门留一条缝吧。其实路对面是办公楼,非工作时间一般不会有人,也还有一段距离,而我们每次不关门的时候大家也都睡了,根本不会有什么危险,但这种异乎寻常的方式总是让我们感觉很紧张刺激,她的反应也比平时要强烈得多。
  这时的女友也很快就被我教育得很色,这里面有情色小说对我的潜移默化,但女友也是乐在其中。我经常和她一块看a片,看片里怎么做,然后我们也就跟着学。
  有一回看一个3p的片,里面的女主角被两个男的轮奸,前面含一条后面插一条的被两个男的弄得直哼哼,看过后她说这个女的爽死了,我一听乐了,说你是不是要我也找个男的来一块搞你,她也很兴奋,说好啊,然后我就一边操她一边说某某怎么样?某某某怎么样?我同学怎么样?
  大多数时候我们会假设是我同学在操她,后来我又买了条假阳具,给她蒙上眼睛,一边享受她口交一边用假阳具插她(反过来也有,也就是我插她小穴,她给假阳具口交,但我们觉得没有这样感觉真实刺激),假装是我和我同学两个人在奸淫她。这样做往往都能把她很快送上高潮,我知道她的确是喜欢这些游戏。
  女友也有不淫荡的时候。有一段时间她会隔三岔五的审问我:“准备什么时候娶我啊?”女友比我年龄稍大,她想得到一个答复。可我总是觉得自己没有准备好,比如说面对她那样的父母。
  还有,我们在这里做着荒唐的游戏的同时,我已经连续几个月一直做着同样的梦,梦见我回到了江南的校园,莺飞草长,春暖花开。我一个人在校长办公室前的草坪上,或站或坐,但掩饰不住我内心的张皇。阳光暖洋洋的投射向我,可以看到许多人,许多对学生情侣走来走去,没有人意识到我的存在,我熟悉这里的一切,但这一切不再属于我。我望向天边,天色蔚蓝,田径场的方向有几只纯白色的风筝在飘扬,飘扬。
  我往往从这样画一样美丽的梦境中惊醒。我感觉到这样的梦境是一种召唤,告诉我我丢失了一件东西,我怀念这件东西,它的名字叫纯真。
  我决定辞职。
  到学校后去12舍的网吧查email,最近的两封来自两个女人,一个是女友,告诉我如何想我;另一个是前女友,说在同学录上看到我同学说我回了学校,很想知道我的情况,最后她说,她想见我。
  我不想在此过多的提及我在学校的前女友,她对我有太多含义。长话短说,与大家预料的一样,我和前女友再度纠缠不清,而我因为无法面对我留在广东的女友分了手。但最后我即将准备放弃一切的时候,却有一件事情勾起了我对女友的旧感情,我决定让破镜重圆。当时女友联系了一家深圳的公司,而我也想有一个新的开始,于是我们便到了深圳。
  表面上看,我和女友又重归于好,但裂痕却永远无法轻易抹去。我的新公司与女友的公司同属一个集团,但是我需要在外地工作,于是平时我们通电话,星期五一下班我就赶公司的车回深圳,住在离与女友的宿舍连在一块的公司招待所里,但晚上我一般都是在女友宿舍过夜,只是在经历过这许多事后,我也收敛了许多,不再和女友玩那些淫荡的游戏。
  女友也在变。在生日快要到来的时候,女友变得沉默和忧郁,终于在生日后的一个星期,当我又在她宿舍里习惯性的从她身后抱住她,将手伸进她裙内的时候,女友说:“我们不要这样好不好,我不喜欢。”
  我知道,这就是我们的裂痕。我没办法不答应她,我对不起她。
  国庆的7天长假,我们回原来我们生活过的城市看她妹妹。我小姨子的男朋友那时也来了广东,和我小姨子住在一起,但不知道怎的她家里知道了,父母本来就很看不起那个男的,于是也赶了过来,准备再棒打鸳鸯,把我小姨子再送到深圳来。
  我们在那里呆了3天,然后带着我小姨子的一些东西先回了深圳。之后再和女友联系,女友说公司事情忙需要加班,所以她也回来了,还有两天就自己安排吧。但在最后一天,我的确是非常想她,于是打到她办公室,被告知她没来,再打手机,好半天后她终于接了,说在办公室加班,云云。
  不知为什么,我当时决定要等到她,于是出了门,在她们宿舍旁的车站等她回来。天黑了,她还没有回来;中国队的比赛开始了,她还是没有回来;于根伟终于为中国队打破僵局了,她还是没有回来。直到过了10点,我才看到她从一部公交车下来,手里提着一个旅行包,我迎了上去,接过那个包。
  她看起来有些慌乱,说:“不用你拿了。”但我还是拿了过来。
  一路上我们都没说话,回到了她宿舍,她们宿舍里新安排的另一个女孩在,她看了看,说:“这样吧,我先洗个脸,有话我们出去说。”
  在她洗脸的时候,我注意到旅行袋旁边的小网袋里有一盒药,于是顺手拿了起来。上面有三个汉字:妈富隆。
  直觉告诉我是避孕药。我的心里不禁咯噔一下,呆在了那里。
  我之前和女友一直都是靠避孕套、安全期和体外射精避孕的。
  把药放回原处,女友也从卫生间出来了,我估计她可能有看到,但我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,和她出了门。女友一直在和我说话,以掩饰心中的不平静,她的话可以总结成这样五个字:我们分手吧。
  我没有说什么。接下来我照常和她通电话,照常在周末去看她,陪她找房子(因为我小姨子也要过来),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。
  在知道我这个职位在一段时间内很难调回深圳后我辞掉了工作,回到了深圳,这让我也有更多机会在她身边。平时如果不找工作,我会跑去和我小姨子聊天,她刚被迫与男朋友分手,正是需要开导的时候。小姨子在深圳只呆了一个月就回了家,但我的曲线救国似乎也起了一定作用,和女友的关系也有所恢复。
  我最担心的事情就是那盒妈富隆。在我小姨子回家后,我留了个心眼,在女友床底下装了窃听器,我听了几天,都是女友一个人在家,几天下来也只有一个电话打来,而且很快就挂了,于是我也就把这件事放了下来。
  不久岳父大人驾到。那天一块吃完晚饭后回到家,我突然想可能女友会和岳父谈论有关我的事情,于是拿上东西出了门,到女友住的地方楼下,监听他们会说什么。
  听来听去都是说我小姨子的事,接着听到岳父去洗澡,女友开了电视在那里到处换台。我看了看表,快10点半了,再坚持到11点就回家吧。然后岳父洗完澡出来了,听到两人的对话,女友问岳父累不累,说自己也去洗个澡,然后给岳父按摩。岳父看电视也不安宁,也是不停换了好些台,最后干脆把电视关了。
  不一会听到卫生间开门的声音和音乐声,我心里一动,因为女友放的那张cd正是我们做爱的时候常放来调节气氛的。两父女有一句没一句的在聊家里的事,突然听到女友在笑,说:“爸,你那里又起来了。”
 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,心脏也突突的跳起来。接着又听到女友说:“你今天那么累了,你就先休息吧。”不久听到岳父的呼吸和喘气在耳机里逐渐变得清晰起来,我的心更是狂跳不已,一口大气也不敢出,那种韵律我是再熟悉不过了。
  然后听到岳父嗯了几声,女友问道:“爸,你舒服不舒服?”
  我当时的心情真的是很难以形容。愤怒有之、难过有之、伤心有之、气馁有之,但百感交集在心中,竟无一词语能够准确形容我的心情。想不到女友和她父亲居然有这样的关系,我又不禁恨自己,为什么要知道这事情的真相!
  好不容易按耐住冲上楼去的念头,失魂落魄的回家。
  接下来几天里我一直在收听女友和她父亲的动静。几天下来我也听到了一些我原来想听的东西,但现在这些东西已经无关紧要了。
  现在通过听声音让我对他们在做些什么有了点印象:女友先给她父亲全身按摩,然后给她父亲口交。偶尔还有余兴节目,第二天我就听到女友问父亲要不要插“这里”(插!这就是我对女友的影响么?),后来再听我明白了,“这里”
  指的是女友的阴道,女友的父亲还干过两次后门。
  楼上两父女荒淫无耻,我在楼下一边听着实况转播,脑海里不停浮现出一幅幅的画面,从前的很多事情,也慢慢的在我脑海里清晰起来:
  难怪和女友一说到她的处女问题的时候她就和我翻脸;难怪她会一直以很崇敬的神情提她父亲,而我还只认为是因为他们关系好;难怪一开始女友会那么自然的给我吹萧;难怪女友从不让我插她的后门;难怪女友在和我认识的时候会知道那么多东西,难怪女友见到我的阴茎的时候会说“好大”……但是,如果说n天前我心碎欲裂,这几天的锻炼下来已让我心如止水。
  或者说我这样子可以叫做哀莫大于心死?


上一篇:按摩妇人的客人
下一篇:老婆竟然是舞娘